专辑 ▎“每个女人都为他流过泪”,但他却再也不写情歌了

  

  “

  

  时光旅行中的歌咏者。

  

  ”

  △姚谦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千言万语只能无语。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愿意为你放弃我姓名,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

  “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当这些触动人心的歌词汇聚到一起,不是作为情歌串烧,而是因为它们都出自一人之手——台湾的“金牌词人”姚谦。

  他被誉为台湾的林夕,见证了港台流行音乐最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年代。

  

  姚谦身上重叠着多重身份:作词人、唱片制作人、音乐节目制作人、互联网音乐公司高管、作家、收藏家……他的头衔之多不亚于他笔下的支支金曲。

  

  王菲留给香港的印迹,在当今这个瞬间万变的世界里仍旧可以寻摸得到。

  香港给了王菲开拓的视野和充足的成长空间,而王菲则给香港人带来一种思想和文化层面的反差。

  

  王菲最初到香港的时候,还不是“王菲”,那时候她叫:“王靖雯”。

  而在香港人眼里这个叫“王靖雯”的女歌手,虽然声音很棒,但是打扮老土,脾性上与港人格格不入。

  歌红人不红,就是王菲初到香港的状态。

  

  王菲的制作人杨明煌和姚谦是好友,他请姚谦为王菲写歌。那时,姚谦根本不认识王靖雯,更别提王菲是谁。

  杨明煌向姚谦介绍:“那个女孩不爱说话,眼睛特别大,老是瞪着你看,然后人挺有礼貌的。”

  

  那时候公司即便放两天假,王菲都会回北京,大家猜测她是在谈恋爱,没错,那时候正是和窦唯在一起的日子。

  回忆起当时写歌的场景,姚谦说当他在报纸上看到捂着鼻子在北京胡同公厕的王菲的时候,他觉得突然找到了灵感。

  为了爱情,“一个那么有名的女艺人愿意做这件事情”,歌的第一句马上就有了——“我愿意为你放弃我姓名”。

  

  录歌时,王菲唱错了一个字,姚谦还有点不高兴,让她重唱了一次。直到歌录完,姚谦才算正式跟王菲见了面,“就握了个手,她不多话。”

  再后来,姚谦跟王菲成为了百代唱片的同事。

  一首《我愿意》,把王菲送上天后宝座。用作曲黄国伦的话说,这首歌是送给上帝的礼物。

  

  

  

  2000年后,姚谦开始了往返台北和北京的双城生活。因为喜欢文化底蕴深厚的北京,姚谦爱上了这种飘在双城之间的这种状态。

  加入“北飘”一族的除了姚谦,还有凭借《还珠格格》走红的赵薇。两人因“飘”结缘,一张《飘》的专辑由此因运而生。

  

  △专辑《飘》

  在结束与琼瑶的多年合作之后,赵薇急于转型,摆脱小燕子的形象。机缘巧合,姚谦成为赵薇的经纪人。

  “对人没有戒心,你能今天和她认识,明天就一起去旅行,她甚至会给你自家的房门钥匙。她一个状况是飘浮着,一个很强烈的自我和没有自我之间。”这是姚谦对当时赵薇的解读,也是对自己新生活的某种界定。

  在为赵薇量身定制音乐之前,姚谦要赵薇讲故事给他听,什么都可以。

  

  

  赵薇说了许多从来不对人说的故事和心情,姚谦听后文思泉涌,为她写了专辑里一半以上的歌词。

  专辑的名字定为“飘”,因为这个字就是姚谦印象里的赵薇。《飘》成为赵薇卖的最好的一张专辑,其中的一首歌《渐渐》也是赵薇至今传唱度最高的单曲。

  在给赵薇做唱片的那两年,姚谦挖掘出了“小燕子”的另一面——作为歌手的赵薇。

  

  此刻,另一个创作阶段中的瑰宝正在北京向他们闪烁——姚谦结识了孟京辉。

  当时,孟京辉拿到一笔数额不小的赞助用来打造新的话剧《琥珀》,原本是定的赵薇和刘烨出演,后来才换了袁泉做女主角。

  因为《琥珀》,姚谦结识了袁泉。

  

  △孟京辉

  孟京辉把《琥珀》定位成音乐话剧,一听到《琥珀》的故事大纲姚谦就觉得十分感动,他决心一定要把该剧的音乐做好。

  这对主演袁泉和刘烨来说意味着巨大考验:必须在演出时现场演唱歌曲。

  

  

  △袁泉与刘烨话剧《琥珀》

  姚谦为袁泉写的歌曲宛如神来之笔。一唱三叹、延绵悠长的音符在剧场里回荡,犹如爱情森林里的琥珀精灵发出的音响。

  刘烨因《琥珀》回归话剧,破天荒地在舞台上大展歌喉,被姚谦反复折磨的刘烨,只能靠红酒找回自己的信心。

  刘烨的歌声低沉沙哑,无奈中充满迷茫,被姚谦反复折磨的刘烨后来被他形容为:“他完全能做一个专业歌手,尤其是表演型的歌手。”

  

  

  很多年后,这对主演依然是姚谦记忆中闪烁的琥珀:“袁泉给我最大的养分是果断的勇气,说到做到。”

  袁泉永远是姚谦的例外,即使无人主动问及,他也会谈到对她的欣赏。

  后来,袁泉又主演了《暗恋桃花源》,依然邀请姚谦为主题曲作词,由此诞生了袁泉那首传唱度很广的《暗恋》。

  

  

  2003年,刘若英以《人间四月天》中民国好妻子张幼仪的形象出现在姚谦眼前,她是被经纪人张艾嘉拉到姚谦麾下的。

  作为一名知性的女歌手,从老东家滚石改签新东家维京唱片,刘若英本人并不自在。

  

  姚谦对刘若英进行的第一个改变是,不穿黑裤子、白衬衫。

  姚谦的理由是,黑裤子、白衬衫造型就像是刘若英身上的文艺女青年标签一样。但在异性眼中,就完全没了感觉。

  当时的刘若英已算大龄女青年,沉浸在张爱玲的角色中不可自拔,特别愁云惨雾。姚谦想要做的就是削弱刘若英一直以来的文艺范儿。

  

  姚谦认准了,“其实所有文艺女青年都是向往普通女性的普通生活的”。所以姚谦要求刘若英合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强迫她身上一定要出现红色——以前她身上从来没有的颜色。

  穿“花”衣、唱舞曲,这是姚谦改变她文艺范儿的第一步,连演唱会上的基调也是选择有节奏的快歌。

  

  姚谦的助攻之下,刘若英开启了她全新的维京时代。

  在新专辑《我的失败与伟大》中,她既延续自身的特质,又同滚石时代的自己划清了界限。

  她尝试与以往专辑不同的新鲜风格,刘若英的全新时代让人印象深刻,维京唱片成为刘若英音乐事业的新起点,不断突破自己,让歌迷听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原来你也在这里》被誉为金牌词人姚谦的巅峰之作,这首歌翻唱自日本歌手三田宽子1986年的经典作品《爱される花 爱されぬ花》。

  推出时,适逢刘若英参演有关张爱玲的电视剧《她从海上来》,姚谦在歌词中致敬张爱玲的小说《爱》。

  

  △刘若英、赵文瑄主演电视剧《她从海上来》

  张爱玲对待爱情的态度,既执著又决绝到残忍、冷漠,这是姚谦所不认可的。

  在《原来你也在这里》的歌词中,他用独具匠心之笔改造了张爱玲的爱情观,也彻底褪去了刘若英身上的文艺范儿。

  对于刚刚从张爱玲角色中抽身出来的刘若英,这首给爱以希望的歌,能够彻底抒发她备受压抑的情绪。

  张爱玲的小说《爱》中是一种错过,但刘若英的《原来你也在这里》,却是一种充满希望的遇见。

  

  所以连专辑封面她都是一身红色苏格兰裙,这也是她第一次在专辑封面上穿红色衣服。

  红色成为了后来的刘若英最喜欢的颜色之一,一首《原来你也在这里》更是让她收获了姚谦最美的歌词。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每一句歌词都是一个故事。

  

  

  2009年4月,姚谦在张国荣的忌日那天给他写信:

  

  “相较于至今仍在媒体前装傻卖乖博版面的人,你显得更有尊严。而我这个小角色,在努力地学习卑躬屈膝迎接自己的晚年。”

  

  其实姚谦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卑躬屈膝,反而在自己的爱好与工作之间找到了更多的平衡。

  他为纪录片《我为故宫修文物》打造的主题曲就是他的个人爱好与职业结合的最好作品。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是当年的收视网红,片中出现的中国匠人被大家称作新男神,甚至“御猫”都成了“大众明星”,同样同名电影主题曲《当我在这里》也让大家印象深刻。

  叮叮咚咚的前奏响起,那是故宫钟表修复师手下的走表声,是故宫文物修复师们在紫禁城骑车的清脆车铃。

  这些大师们数十年如一日,在“秋光、蝉鸣、白雪、杨絮”中穿行在紫禁城,悠扬的钢琴和如歌的行板,仿佛诉说着他们走过的四季。

  

  早在和孟京辉、廖一梅进行话剧创作的时候,姚谦就爱上了这座充满文化底蕴的古都。

  《当我在这里》可谓姚谦写给这座古都的一封情书,也是他对于十多年“北飘”生涯的一记空谷回音。

  在谈到对这首主题曲时,姚谦注入的是对匠人精神的理解,他想要诚实地将影片氛围传递给观众,藉抽象的音乐语言,去描述那一份专注的心和匠人们生命里的纯粹与芬芳的时光。

  

  而当他谈及当下的生活,姚谦收放自如,态度豁然地迎接自己的晚年:

  

  “我当然更喜欢如今的生活,这是我后来这几年很刻意地调整自己的生活的原因。

  我去旅行、我多花时间去阅读,尽量不受经济压力去写作。这是我特别向往的生活。”

  

  人生羁旅,没有最好的情感,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温度。

  

  千歌万曲,触动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只有那一支属于自己的歌。

  

  来源:淘漉音乐(taolumusic)

  

  《文艺》艺术类栏目合作请联系小编:puzisidian

  《文艺》客服微信:yishupin118

  合作须知:转载、授权、投稿请联系客服微信,艺术类栏目合作对象为艺术家、展览展讯、人物访谈等。

  底下有评论,你参与了吗?

  【文艺】杂货铺子

  三店又开张了

  注明“我爱铺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愚春院 » 专辑 ▎“每个女人都为他流过泪”,但他却再也不写情歌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