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 ▎张茂渊:谁说大龄单身女青年孤僻无趣,我就跟谁急

  

  文|水清 图|网络

  这个世界对大龄单身女青年总是猜测多多,恶意满满。

  从十年前就盛行的“剩女”这一带着歧视性的称呼,到“孤僻”、“无趣”、“冷漠”、“乏味”等等一系列词语的标签化。

  很多人一说起大龄单身女青年就想起李莫愁。李莫愁小姐姐招谁惹谁了?

  我周围的一些大龄单身女青年,绝大部分都是很优秀的,她们享受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并不急着结婚。

  她们对人生大事慎之又慎,不愿意将就。

  张爱玲的姑姑张茂渊就独身了五十多年,78岁才结的婚。

  

  张茂渊。乍一看,也是很张爱玲了。

  要说,当时的张茂渊绝对是优秀女性,哦,不,绝对是完美女性:

  家世显赫(李鸿章的外孙女)、学历高、性格开朗,且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在德国电台做广播员,每天工作半小时,月薪大几万)。

  张爱玲说她姑姑“有种清平的机智见识”。

  确实,无论是对婚姻、工作还是人生,她都终身抱持着犀利冷静又不乏幽默的智慧。

  1、对于职业

  

  左:张爱玲;右:张茂渊

  那一天,张茂渊读到张爱玲和苏青谈论职业女性的对话。

  张茂渊很诧异很多人把职业女性当作另一类人,就像现在一些促狭人“男人、女人、女博士”这样的分类。

  她认为大多数“职业女性”其实与家庭妇女没什么不同。

  大多数的女性职业“不过是在写字间里做人罢了”。

  而那些有本事的,如王熙凤,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社会上,一样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不得不说,张茂渊对于职业有着清醒的认识,正因为有这样一份洞察力,才使得她比许多人都活得通透、轻松、自在。

  23岁的时候,张茂渊到英国接受新式教育。

  27岁,海归回来,在上海大都市里成为了职业女性。

  她曾在英商怡和洋行做职员,上海失陷后,她失了业。

  不过很快,凭借着高学历,她迅速找到了新工作——在德国电台做广播员,每天才工作半小时,月薪却有好几万。

  

  然而她却感慨:

  

  “我每天说半个钟头没意思的话,可以拿好几万的薪水;我一天到晚说着有意思的话,却拿不到一个钱。”

  

  对于工作,她挑剔的很。

  后来,为了救李鸿章的孙子李国杰出狱,她变卖资财,开始炒股。

  再后来,又购入大量法币。

  很快,这些法币变成了一堆废纸。

  快要折腾到破产的张茂渊并未收手,她干脆辞掉了钱多事少的工作。

  后来,又跳槽到上海大光明戏院。

  她说过一段话:

  

  “如果是个男人,必须养家糊口,有时候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怎么苦也得干,说起来是他的责任,还有个名目。

  像我这样没有家累的,做着个不称心的事,愁眉苦脸赚了钱来,愁眉苦脸活下去,却是为什么呢?”

  

  也是很任性了。

  所以,这就是单身的好处。

  换做人到中年的林冲,换做有家累的你我,谁敢这样一甩袖子就走人?

  还不得舔着脸,点着头哈着腰揣着可怜兮兮的一点工资,把枯燥的工作继续下去?

  2、 对于朋友

  

  左1:张茂渊

  张茂渊绝对是个有着典型西方思维的女性,她崇尚自力更生的生活方式,不喜欢像传统的中国女性那样,在人事方面有太多的牵绊。

  让她变得三姑六婆,更是不可能的。

  在交友方面,她也是崇尚清静。

  她曾有一个朋友,年岁较大,喜爱唠叨。

  张茂渊感慨说:

  

  “生命太短了,费那么多时间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是太可惜——可是,和她在一起,又使人觉得生命太长了。”

  

  后来,她们两人便渐渐不再往来了。

  择友方面的“极简主义”也是深深影响了张爱玲。

  其实,我也是很赞同。

  生命何其短暂,得把时间留给你愿意与之交往的人。

  3、 对于生活

  

  张茂渊在生活中有种张氏小幽默,完全是个“民国段子手”啊。

  这样的人,对于生活,自然是带着浓浓的热情的。

  她曾经比喻自己是“文武双全”的人:

  

  “文能写信,武能纳鞋底。”

  

  有一天夜里,非常寒冷。

  她急急往被窝里钻的时候,顺势吟诗一首:

  

  “冬之夜,视睡如归。”

  

  还有一次,她洗头。那天头发很脏,洗过的水很浑浊,她边调侃:

  

  “好像头发掉色似的。”

  

  当时,个性十足的张茂渊也会有普通女孩的烦恼,一个是减肥,一个是拖延症。

  有一阵子,她不知不觉胖了。

  写信给一位朋友,她这样说:

  

  “近来就是闷吃闷睡闷长。……

  好容易决定做条裤子,前天裁了一只腿,昨天又裁了一只腿,今天早上缝了一条缝,现在想去缝第二条缝。

  这条裤子总有成功的一日吧。”

  

  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出身名门,却没有大家闺秀的端庄矜持和矫情。

  她就是这样任性地放飞自我,把矫揉造作扔到九霄云外,特立独行。

  4、对于婚姻

  

  中:张茂渊;右1:李开弟

  在张茂渊那个年代,默认的婚配原则是:

  女中学生嫁男大学生,女大学生嫁男留学生,那么,女留学生……

  钱钟书的《围城》里的女留学生苏文纨一气之下,下嫁长着一张“四喜丸子”脸的曹元朗。

  可是,你看张茂渊对职业的挑剔,对人生的清醒认识,对朋友的选择,包括在亲情方面的淡漠,你就会明白,她绝不会俯就。

  闲言碎语和他人眼光可能会伤她的心?不存在的。

  为了掩人眼目,找个混混沌沌的男人,过着糊糊涂涂的日子,这怎么可能是张茂渊追求的生活呢?

  25岁那年,在上海开往英国的轮船上,正当盛年的张茂渊邂逅了才子李开弟。

  关于文学、理想、人生,两人都能找到共同话题。

  据说,当时李开弟却早已订婚,再加上张茂渊高不可攀的家世背景,两人只能遗憾地分开。

  李开弟结婚的时候,张茂渊着一身白旗袍,大大方方地做了女傧相。

  此后,她跟李开弟一家一直抱持着密切的联系。

  1965年,李开弟的妻子去世,李开弟也受尽折磨,被打成反革命,整日被批斗。

  当时,李开弟的女儿远在广州,儿子自杀。

  张茂渊便时常带些食物去看望他。

  在这段日子里,张茂渊变卖首饰,悉心照料李开弟,陪他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岁月。

  1979年,在李开弟女儿的支持下,张茂渊和李开弟举行了婚礼。

  

  张茂渊和李开弟

  此时,两人都已经78岁了。

  有人说,张茂渊痴情,一直默默地等待。

  可是,我却不愿意把这个被动的“等”字按在张茂渊头上。

  在她年轻的时候,心气很高的她遇不到合适的人,以她的个性,她绝不肯俯就。

  在独身的50多年的岁月里,她也绝不是苦哈哈的形象。

  她乐于享受自在的人生,乐于体验生活中的各种滋味。

  为一个男人,痴痴等待,抹泪痛哭,甚至寻死觅活,在张茂渊身上,是不存在的。

  她只是把这份情愫深深地埋在心底,按部就班地让人生缓缓前行。

  这就是张茂渊,清平机智、洒脱自在、幽默睿智,让人不由自主爱上她。

  作者简介:

  水清

  浙江绍兴人,中学语文老师

  喜欢民国、金庸、张爱玲、红楼梦

  有温度有深度的文艺,偶尔性感妖娆

  公众号:水清的八卦民国(ID:shuiqing2018

  《文艺》艺术类栏目合作请联系小编:puzisidian

  《文艺》客服微信:yishupin118

  合作须知:转载、授权、投稿请联系客服微信,艺术类栏目合作对象为艺术家、展览展讯、人物访谈等。

  底下有评论,你参与了吗?

  【文艺】杂货铺子

  三店又开张了

  注明“我爱铺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愚春院 » 讲述 ▎张茂渊:谁说大龄单身女青年孤僻无趣,我就跟谁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