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对准Google无人车

枪口对准Google无人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量子位(QbitAI),作者:郭一璞,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十年,Google无人车商业化运营终成现实。

数不清的技术挑战,道不尽的研发困难,前赴后继的人才、资金和精力投入。

万万没想到,正式商用面临的最大困难,来自当地群众。

他们扔石头、割轮胎,甚至拿枪瞄准Waymo无人车。

什么仇什么怨?

举枪瞄准无人车

事情从Waymo无人车的核心基地——美国亚利桑那州讲起。

稍微了解无人车发展的人都知道,亚利桑那州是美国无人车政策最友好的测试基地,聚集了大批无人车公司的无人车,也是Waymo无人车试运营、正式商用的第一站。

当地居民,对无人车早已司空见惯。

但似乎也“宿怨颇深”。

比如在一个叫钱德勒(Chandler)的城市,Waymo无人车安全员Michael Palos正常工作,突然就被枪瞄准了。

当无人车经过一栋房子时,一个穿着短裤、胡子拉碴的老头,举起了手枪,正在瞄准安全员Michael。

所幸没有开枪,所以也没有发生更糟糕的结果。

而在该老头被逮捕后,他说自己并没有开枪的意思,只是想拿枪吓唬无人车安全员。

至于原因,老头说他讨厌Waymo无人车。

因为“(Uber)无人车撞死过人”。

真是猪队友作死,整个行业背锅。

另外,老头的老伴也透露,老头患有老年痴呆,所以脑子不是很清楚。

但深怀偏见的,可不止“脑子不清楚”的这一人。

21起围攻无人车事件

根据亚利桑那当地媒体azcentral的报道,2年内,钱德勒警方已经记录了至少21次骚扰自动驾驶车辆及安全员的事件。

这21起事件,轻则骚扰,重则恶意伤害。

就在前面的老头被抓不久,警察又接到了报案,一名37岁的男子,喝的醉醺醺的,挡在Waymo无人车前,堵住路,不让车往前开。

当地警察说,这个醉酒男讨厌附近行驶的Waymo无人车,他觉得赶走这些无人车的最佳方式,就是挡在车前堵路。

除了堵路,跟踪也时有发生。

10月,一辆Waymo就莫名其妙的被一辆黑色现代跟踪了将近一个小时,安全员发现后,就开始沿着城市的几条主干道走,发现Waymo走到哪里,黑色现代就跟到哪里,像幽灵一样,跟在屁股后面,即使偶尔消失不见,一会儿之后也会重新回来。

另一起跟踪事件则是来自一辆红色起亚,这辆车同一天内先后在Uber致命车祸发生的城市坦佩(Tempe)和钱德勒市分别跟踪过两辆Waymo。

Waymo的安全员们大概已经患了“被跟踪恐惧症”,就在不久前,纽约时报记者想要跟拍无人车,看看车里是否有乘客以及是不是真的在自动驾驶。跟拍的记者又被当成跟踪狂,被安全员报了警。

还有更直接的。

今年6月,有人驾驶一辆白色PT漫步者,分别朝一前一后行驶的两辆Waymo上的安全员做出威胁的手势和表情。

警局探员还根据录像发现,这辆漫步者在Waymo进入左转道时,还不顾道路安全、突然变道进行干扰。

除了跟踪之外,个别作死党,蓄意制造交通事故。

在警察记录中,有一辆黑色吉普车曾经6次在行驶过程中给Waymo制造险境:

有时候是突然变道、逆行朝一辆Waymo开去,有时候是在行驶中的Waymo车前突然刹车,这些都被Waymo安全员躲过去了。

还有一次,吉普车里出来一名女子,对着Waymo的安全员大喊大叫,要求他离自己的社区远点。

此外,警察至少还记录了四次有人朝Waymo车辆扔石头,还有人故意破坏Waymo的轮胎。

也许这21起跟踪、拿枪瞄准、砸车、划轮胎都是极端行为,但亚利桑那居民对Waymo无人车普遍敌视,除了直接攻击Waymo车辆之外,还有人疑神疑鬼,总觉得Waymo安全员和乘客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然后跑去报警。

一名女子报警称,Waymo的安全员似乎一直在盯着她正在玩耍的孩子看,看了一个半小时……

当警察联系到这名安全员时,却发现安全员只是在检查车辆。

这名女子之所以报警,只是因为Waymo在她眼皮底下停了太久,让她看不顺眼,还说每个人都很讨厌Waymo的安全员。

而半年前,另一名女子也报了Waymo的假警。她告诉警察Waymo的乘客在给自己的邻居卖毒品,但警察来了之后,啥嫌疑迹象都没有。

总之,Waymo无人车,陷入了与亚利桑那居民的全面战争中。

谷歌“投降”

而且谷歌也毫无办法。

面对这些疯狂的市民,Waymo一方面调整了自动驾驶车辆的行驶路线,避开有人堵路、报假警、制造事端的社区。

另一方面,Waymo不得不让自己的安全员们学会十八般武艺,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状况。

Waymo的工作人员说,他们的安全员都受过培训,知道如何处理威胁事件。

“如果安全员意识到威胁很严重,可以直接打电话报警。”

当地警察也对Waymo公司提出过明确的要求,告诉他们当车辆和安全员受到威胁时,让安全员直接打电话给报警,不必先通知公司,这样节省时间,警察可以更快的响应。

但很奇怪,报警不是安全员们的首选。

他们似乎还是喜欢先联系公司,因为车上装了通讯系统,无需拿起手机,只要一个按钮,安全员们就可以和Waymo公司的调度员通话。

可能也是Waymo自己有内部要求,不希望一次次把事情搞到警察局,这样也只会激化矛盾。

当地媒体Azcentral披露,去年9月就有多起同一名男子“朝Waymo无人车扔石头”的事情,但Waymo选择了默默承受。

惹不起,民怨太深了。

为什么恨无人车

或许你也困惑,为啥当地居民这么讨厌Waymo无人车?

一般来说,自己身边有高科技产品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但Waymo在亚利桑那州正在遭受的待遇,令人不解。

可能就像开头那个持枪老头的想法,亚利桑那是Uber无人车的折戟之地,曾经发生的命案让亚利桑那的“愤青”们不分青红皂白的diss一切自动驾驶。

不过,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信息系统课讲师Phil Simon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钱德勒居民并不是担忧自动驾驶安全性本身,而是担心技术发展导致他们失业。

Simon引用了Douglas Rushkoff写的一本名为《朝谷歌班车扔石头:发展为何成为繁荣之敌》的书,书中讲旧金山市民抗议谷歌等科技公司的班车,认为这些高档的班车不仅是在炫富,还影响了公共秩序。

枪口对准Google无人车

Simon说,如果居民们工资变低了,那像自动驾驶这种高科技也让他们高兴不起来。

不患寡而患不均,看到科技越来越发达,科技公司越来越吃香,反观自己普普通通甚至被抢饭碗的收入,难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另外,开车风格上的差异,也让天天和自动驾驶车辆“共享马路”的人类司机们抓狂,导致路怒症发作。

自动驾驶车辆总是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在拐弯、并线这些操作上小心翼翼,看到停车标志都会乖乖的停至少三秒。

而热爱变通的人类司机可不会这么乖,像停车这种事情,人类都能省则省了。

但道路是有限的,如果自动驾驶车辆慢慢停车、慢慢拐弯,难免人类司机不会觉得它们挡路

广州人民的担忧

如果要在我们国内找个地方和亚利桑那比一比,那一定要提到最支持自动驾驶的广州了。

就在上个月,广州公交集团白云公司用WeRide.ai的技术,在广州开始了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虽然没过多久就被交管部门叫停,改为免费试乘,不过这项落地在全国还是领先的。

当然,这也暴露了普通民众对自动驾驶技术的不同看法。

有积极者认为,新技术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未来自动驾驶发展对不想考驾照的人来说是个福音,希望早日普及。

另外也有人担心交通法规跟不上,害怕自动驾驶系统被别有用心的人入侵造成安全问题。

还有人担心司机的生计问题。

但整体来看,许多普通民众对自动驾驶技术依然充满了误解:

有人看到试乘需要安全员,认为所需人力并没有减少;

也有人以为自动驾驶车辆的导航系统和我们平常用的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一样不精准、容易出错;

还有人觉得有些路段路况过于复杂,人类都需要老司机来开,机器更无法应对……

甚至有一些单纯的“技术恐惧症”,认为自动驾驶危险重重:

枪口对准Google无人车

枪口对准Google无人车

看来,实现自动驾驶普及,除了技术、政策的成熟之外,如何让普通大众了解自动驾驶,也是一个门槛。

而且比起技术问题,这个问题挑战只会更大、更难,更无经验可循。

比起AI,更难捉摸的是人心。

但这也是必须要解决的挑战。

转载请注明来源:愚春院 » 枪口对准Google无人车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