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谋而合的“云计划”,但时代的主题已不再是BAT的“三国杀”

不谋而合的“云计划”,但时代的主题已不再是BAT的“三国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刘志刚

赶了个晚集,但最终没有缺席,在腾讯和阿里先后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过后,近日,百度创始人、董事长李彦宏发表内部信,宣布进行架构调整。

从内容上看,百度的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主要包含两方面,一是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 二是搜索公司及各BG的运维、基础架构和集团级共享平台整合至基础技术体系(TG)。除此之外,李彦宏还喊出了“早日实现‘云上百度’的目标”这一口号。不难发现,“云”已然成为了百度这轮架构调整的核心词汇。而在此之前,“All in AI”是百度过去几年一直都深入人心的标签。

而在“云”方面,虽说百度云推出已经有些年头,但似乎是由于移动互联网的迷失造成了场景短板,似乎一直没能飞到云上,在规模和声音上不如阿里云和腾讯云。国际调研公司Forrester最新发布的《The Forrester Wave: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全栈公有云开发平台厂商评测》显示,腾讯云与阿里云、微软云、亚马逊云、华为云一起位居第一梯队,获评“领导者”(Leaders),百度云只是第二梯队。

从目前来看百度的云服务似乎有些“欠费过多”的样子,不过以技术基因见长的百度倒也未必没有机会追赶AT。

腾讯方面在今年十月进行了自己的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了两个新的事业群: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马化腾在公开信中表明腾讯的目标是“为各行各业的传统企业、实体企业提供‘数字接口’。虽然人们的注意力更多地是放在产业互联网上,但“云”绝对是不容忽视的一环。

面对腾讯的高举高打,暂时国内领先的阿里自然不会无视这个国内最重要对手的举动。就在上个月,张勇宣布阿里开启新一轮组织架构升级,主要针对的是阿里云和零售事业群,再加上刚刚宣布调整的百度,至此,BAT的“云计划”都已经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

巨头的默契从何而来?瓶颈、风险、价值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阿里和百度的组织架构调整绝对不是跟风腾讯。因为组织架构调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是关于一个企业长期发展的战略布局,与消费互联网时代直接进行代理人战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且架构调整也不是说来就来,毕竟每个大企业内部都有复杂的利益关系。

由此我们可以认定此次BAT在“云”方面的布局不是互相跟风,而是有着前所未有的默契,而这份默契主要源自于以下两个方面:

  • 忧患意识驱动:谨防路径依赖下的优势变劣势

企业的身后永远不乏替代者,尤其是在一个不确定的、巨变的商业环境当中,如何保持自我驱动下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其中的关键。

尤其是对于BAT而言,移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TMD的出现对于BAT而言其实就是教训,新科技和新环境很容易造就新的独角兽甚至巨头,所以现有BAT必须防患于未然,时刻保持危机意识。

从业务角度看,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时代,BAT一直都是中国互联网的引领力量甚至主导力量,腾讯是一个社交+游戏公司,阿里是电商公司,百度是搜索+广告公司。它们的主营业务现在依旧可以为它们带来庞大的收入,但一系列“黑天鹅”的出现也让BAT光鲜的增长数据蒙上一层阴影。

先说腾讯,概括起来,腾讯的发展方式就是通过社交平台获得流量,通过游戏、广告的方式赚钱。但今日头条在短视频和信息流广告方面对腾讯的流量以及广告收入造成了一定的“挤出”,而且如今的今日头条气候已成,已经很难被“杀死”了。而游戏方面这项业务本身自带争议的基因,能带来高收入带也有许多来自政策和舆论的不确定因子,这在过去一年腾讯也有了深切的感受。

而阿里方面,近几年我们经常看到阿里“买买买”,到处布局跑马圈地,而且云计算业务本身已经是国内第一,但其主要收入依旧来自于电商。新零售的故事确实很美,技术驱动下的效率提升也的确是产业进步的方向,可效率只是零售的一个维度,阿里最大的焦虑其实还是流量,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殆尽,新零售的理想国到底何时落地?新零售的红利有多大?这一点没有什么公式可以计算。行业也是狼多肉少,人口红利、消费红利的总量也是有限的,这也意味阿里急需寻找新的收入入口。

百度的焦虑其实显而易见,移动互联网时代,与主营业务稳定,没有太多内忧外患的阿里和腾讯相比,百度在移动互联网的战略迟疑造成了“百度掉队”的论调流传出来,也因此显得似乎更为焦虑。其主要业务概括起来其实还是“搜索+广告”,但移动互联网的场景被各个移动应用所割裂,百度在PC时代的适用场景严重受限。搜索引擎仅能扮演长尾流量的获取途径;单纯的搜索信息时代已经过去,到来从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的时代;而信息流方面还要面对腾讯、今日头条这样先发者的竞争,对新业务的布局也就成为理所应当的事。

任何企业的优势不可能长期存在,诺基亚们的例子也已经是屡见不鲜,可以说,过去一年BAT主营业务方面的瓶颈压力和竞争威胁,这是他们现在如此默契的动力引擎。优势很有可能成为企业发展的劣势,调整组价值架构,改善自身基因,对自己主营业务影响不大,但对于新业务而言开展扫清了内部环境。

  • 外部技术环境巨变:“云价值”的奇点已至?

为什么现在开启“云计划”?企业的价值在于追求价值和创造价值,而巨头在云方面的默契也来自于它们对这一技术价值的预判,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看来这主要基于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云技术已实现【价值理性】回归。

雷·库兹韦尔著作《奇点临近》序言中提到,传统IT正在走向资源化,即计算可以像水、电一样被资源化,这将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而如今看来,这一趋势实现的第一步一定是云。

云服务主要划分为分布式计算和分布式存储,将计算、服务和应用作为一种公共设施提供给公众,被誉为数字商业时代的“水电煤”。从云服务本身来看,其价值到底有没有泡沫?答案是“有过”,任何新技术驱动下的产业往往具备估值高、营收低、风险高、周期长、不确定性高等特征,云服务同样也是如此,但云服务最大的泡沫其实早已破碎开来。

2005 年,Amazon宣布AmazonWebServices推出这也标志着云计算平台,而在2007 年前后,云计算成为IT 领域最令人关注的话题之一,是很多大型企业、互联网的IT 建设正在考虑和投入的重要领域。

2009 年1 月,阿里软件在江苏南京建立首个”电子商务云计算中心“,云服务开始在国内互联网企业中生根发芽。

而在随后的几年中,各种云服务品类繁多琳琅满目,几乎互联网企业、运营商,甚至与互联网沾边的都有云产品,而这其实才是云服务的泡沫期,到2014年以后,云的热度才逐渐归于理性。在全球范围内关于云服务开始逐渐归于理性,但潜移默化中,已经在越来越多的行业里生根发芽,再到现在,BAT以及国外的科技巨头们都开始进一步在云方面发力。

由此可见,云服务的发展其实也迎合了【加德纳技术成熟度曲线】。所谓的加德纳技术成熟度曲线,是指技术成熟经过5个阶段:1是萌芽期;2是过热期,可能出现泡沫;3是低谷期,又称幻想破灭期;4是复苏期,又称恢复期。人们开始反思问题,并从实际出发考虑技术的价值;5是成熟期,又称高原期。该技术已经成为一种平常。

转载请注明来源:愚春院 » 不谋而合的“云计划”,但时代的主题已不再是BAT的“三国杀”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