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往事

互联网大佬往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一点财经(yidiancaijing),编辑|刘煜

总有一种互联网时代到达拐角的感觉。

但不知道是到底是因为自身敏感,还是狼来了的条件反射,我们对未来,总是会突然欣喜之后又毫不在乎。

直播答题分钱与区块链和P2P没有接得住关于互联网继续狂欢的愿望,随着中美贸易战摩擦不断试探对大环境情绪的影响,资本的口袋被捂的更紧,现金流成了很多互联网企业活下去的硬通货。

互联网整体增长势头的减缓,BAT的集体调整公司架构和战略,AI、物联网等前沿科技被高频提及甚至被引述到国家相关政策指导文件中,让更多人的目光投向了线下和To B业务。

疑虑和迷茫之际,忍不住要问一句,互联网的时代变革是不是真的来了?

很多企业大佬也在振臂高呼,马云的DT时代、李彦宏的AI时代、马化腾的产业互联网、王兴的互联网下半场,他们都在以自己的视角,或者是从自己公司所能够更好参与未来的视角,诠释着可能发生的未来走向。

2018年形成了上市潮,不管是成立了近十年的小米、美团,还是三年多的快手、拼多多、趣头条,大家就像要赶在帷幕拉上之前,用一声钟响,昭告天下。

上市数量确实是扎堆了,2018年上市的科技企业比2016与2017两年的总和还要多,是继2000 年左右新浪、百度、腾讯、搜狐、网易等上市;2010年左右优酷、唯品会、奇虎360等上市之后,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第三次上市潮。

2018年的互联网实际上要温和的多,除了程维对王兴喊了一句“尔要战,便战”后的不了了之,以及马化腾与张一鸣在微信朋友圈的口水战,似乎也没什么能够让外界感受到互联网荷尔蒙的事件了。

美团在2018年9月上市的时候,王兴如此感言:“感谢乔布斯,没有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美团的一切。”科技大V Keso对此的评价是:我相信王兴的感谢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这同时也是一个宣言,宣告着移动互联网黄金十年的落幕。

精简裁员、收紧招聘、爆雷倒闭、拖欠账款、甚至被迫并购,一种戴威内部信式的悲壮氛围总是忽隐忽现地笼罩着互联网2018,让本来就有些人心惶惶的互联网更加迷茫。

在近乎萎靡的状态中,20年前中国互联网所迸发出的激情与热血就显得格外珍贵。

在那个不曾有过四季的互联网开荒时代,沉舟侧畔,总会千帆驶过,没有人会在意是否有寒冬将至,那些散发着肾上腺激素的冒险精神,或许是当下互联网最该汲取的进取。

假如2018会是这个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结点,那么我们去看看曾经的他们,是如何点缀历史的。

勇敢的拓荒者

如果回溯中国的互联网商业发展历程的开端,时间一定要定格到1995年,因为那一年中国电信在邮电内部正式拥有了自己的独立商标,这一微妙举动,才在日后快速促使了中国网络基建的开展,以及更多开荒者的涌入。

1995还有一件对我们意义重大的事发生,当年5月1日,我国开始实行双休。

1995年的中国的土地上还没有被撒下任何互联网商业产品的种子,对这片土地的第一个耕耘者,是一位低调的海归,田溯宁。

转载请注明来源:愚春院 » 互联网大佬往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